推荐栏目:
您现在的位置:葫芦岛广播电视网>> 新闻中心>> 社会新闻>> 法治>>正文内容

专访台湾papi酱:我是中国人,只爱宝岛不爱鬼岛

“我是远山,英姿挺拔器宇轩昂才高八斗为国为民,只爱宝岛不爱鬼岛的中华儿女。”

近期,一位被称为宝岛papi酱的台湾男生在两岸互联网越发走红。28岁的他不仅在岛内各档节目上与“台毒”分子唇枪舌战,更引起中央电视台cctv4频道的关注,特别派驻台记者前去采访。

他的作品在视频网站上点击超过800万,实际传播效果更是难以估量,他用《发夹弯》、《警察》、《花莲独立》等视频作品鞭笞台湾的畸形政治现状,更用自己的理想与热情重新诠释新一代台湾青年对祖国的认同及对两岸统一的期待。

他就是台湾青年侯汉廷,自号远山,1988年出生于台湾,祖籍河北唐山,祖父为第一届河北省“立法委员”侯绍文,现为台湾大学政治研究所硕士生、台大中华复兴社社长、抗独史阵线成员,为支持服贸及反对“台独”的学生代表之一。2016年,侯汉廷更被列为新党不分区“立委”第8名。

是什么促使侯汉廷投身摄制短视频?从何时开始中国成为他心中抹不去的情结?年轻一代如何看待两岸关系?观察者网特别对话这位有故事的男青年:

观察者网:汉廷你好,作为一个两岸通吃的网红,能不能跟我们介绍下为何要用类似papi酱式戏谑短视频的方式来论政?

侯汉廷:其实目的很单纯。过年之后大陆的papi酱很火红,所以我临时起意想学习她的方式在台湾嘲讽时政,这是当初最简单的想法,也没想到最后影响会这么大。

 

在大陆这边传的比较广的是台湾各地“独立”这一集。但在台湾这边影响最大的是赛车发夹弯的那一集,不过从点击上来看,目前迄今为止点击最高的一集是为警察说话的那一集。

 

赛车那一集在脸书上的点映量是100万,但这个数字是被低估的,那些下载了视频继续传播的数量是统计不到的。在台湾,很多人会用Line去传,Line就相当于大陆这里的微信。

 

警察那一集的触及量是800万(观察者网注:触及量就是视频在手机屏幕中划过的数量,类似于朋友圈分享被其他人看到),点击访问量是500万,这个数据可能大陆的朋友没有概念,其实这个数据已经接近台湾一半的脸书(观察者网注:Facebook)使用者。

这样的一个成果带给我的一些心得就是,先前只是单纯的想去嘲讽时政,但警察这一支视频对我的影响很大,做这个影片的时候只是很单纯想为警察说话,所以就开始找资料,但越是找资料越是觉得警察很艰苦,做的当下就很希望这支视频能够火,能够红。

但希望这支视频红不是希望我自己红,而是希望这支视频能够让更多人了解到警察执法的权益以及警方所受到的不公平待遇,这是我做这支视频所希望达到的目的。

这个也相当于发了一个善愿、善念。同时也担心这支视频不好笑——不好笑就意味着没有人看,但是晚上这支视频放出去之后就有非常多的人看,当下就觉得非常感动,觉得自己能够对某一个群体提供一点帮助,同时也觉得之前自己活的20多年的时间很废,对社会没什么贡献,但拍了这个视频后发现自己还可以给这个社会做一些事情,就觉得很开心。所以当时的设定就是,未来我会试着为各行各业去说话。

观察者网:做这样一个视频前后的周期要多久?

侯汉廷:早期的话视频比较简单,我只要自己想梗。可能一个梗要有一个礼拜才能想出来,但有时候一个灵感根据一则新闻就出来了,写成剧本可能一两个小时,拍摄的话可能也一两个小时,最花时间的是剪辑、上字幕,可能要三、四个小時。但从警察这个视频之后我就希望制作更加精致一点,想去实地采访各个职业,然后搜集很多资料,这个时间就花得比较久,因为要去核对很多东西,甚至于现在还想要找嘉宾,要完成的话就要好几天。

侯汉廷:对,我现在是台大政治研究所的硕士研究生,6月就要毕业了,其实所有的学业去年就能完成,只不过因为选举拖了一阵子。

加入新党也是因缘际会。当时主要是结识了王炳忠(观察者网注:点击链接翻阅王炳忠在观察者网开设的专栏),炳忠经常带我来参加新党的活动,和新党比较熟,自己的理念也比较接近新党。

新党是一个柔性政党,没有说什么非常大的规矩,在新党的青年自由度都比较大。相比之下,国民党那里受到的限制就比较多,比如说青年想要办一个活动,想要上政论节目,国民党那里都要跑公文流程,还要有申请计划,计划通过时事议题的热点也结束了。新党相比之下就没有那么多的障碍,想要做一些活动和主席报告下就可以操作了,主席也给了我们很自由的平台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只要最基本的立场上没有问题就可以。比如说我那些视频,如果加入到国民党的话是根本拍不出来的。

观察者网:你的脸书个人主页上的背景图片上是一个放了很多书的书架,这个书架在其他视频里出镜几率也很高,那是在哪里?

侯汉廷:那个书架是在我家。先祖父是跟随国民党迁来台的“立法委员”,同时也是历史学者,家里有非常多的历史书籍和文学书籍。但小时候那些书就放在那里,我够不到也看不懂,反而是小学的时候看的那些漫画对我产生很大影响。比如《漫画中国历史》、《漫画成语故事》、《漫画史记》等等,然后因为这些漫画的影响,我开始去接触、阅读四书五经,去看《论语》、去看《孟子》、去看《史记》……一开始是漫画版的,后来就去看文言文的。从小我就觉得这就是我们的历史啊,就会为唐朝的历史感到自豪,为清朝的衰败感到痛心,自然也就会认同自己是中国人。

观察者网:你制作的一系列视频的主题叫“鬼岛那些事”,你会不会觉得这个主题太激烈了?

侯汉廷:台湾有很多荒谬的事情,所以才让宝岛成为了鬼岛,我每次在视频结束的最后都会说一句“只爱宝岛不爱鬼岛”,就是希望能拍出很多荒谬的东西我们大家一起来改善它,来减少这些荒谬的事情,让鬼岛变成宝岛。

观察者网:我看你的脸书上经常使用一些大陆这边非常流行的语言和图像符号,比如“种花家”、“那年那兔那些事儿”,你是怎么知道这些词汇的呢?

侯汉廷:“那兔”这些主要是有人推荐(笑),当然也是看了几集没有全部看。流行词的话因为我有微博,微博上很多朋友就会用那些有趣的词汇留言,我看他们说的很有趣然后我就跟着学,后来发现这些词都是互联网的流行语,也没有特别区分哪些是“自干五”群体的词汇,就觉得好玩有趣。除了微博这个平台,我有时候还看《奇葩说》,里面有一些词汇也很好玩,我也跟着学。

观察者网:你和大陆这边的网友是什么时候开始接触的?我看到你微博上还分享了一段2003年六一儿童节时候来大陆参加央视鞠萍姐姐节目的视频,能说说这其中的渊源吗?

侯汉廷:和大陆这边网友的接触也就今年4月开始的吧。其实当“太阳花学运”之后大陆网友就一直邀请我去微博,但一直到今年3月拍了视频,4月的时候才开始使用微博。为什么说开始使用主要是因为我发现在2012年的时候就注册了帐号,只是一直没有用,所以一直到今年4月的时候才开始使用和网友互动。

 

 

6.1儿童节,15年前我受中央电视台邀请,录制儿童节特别节目。跟鞠萍姐姐一起登长城、紫禁城。当年尚未直航,理解现今两岸交流的可贵。结尾“我们是一家”歌曲,在我回台后还久久萦绕。

15年前接受央视邀请来大陆交流就是机缘巧合吧,当时太小记不清了,好像是当时台湾在甄选优秀的青年,我国小的校长推荐了我(观察者网注:国小即小学)。

观察者网:此前台湾的太阳花运动里台湾的年轻人是主要抗议人群,有人担忧新生一代的台湾年轻人都是“天然独”,对此你怎么看?

侯汉廷:由于两岸分治已久,加上教科书、老师、“台独“政客,台湾大部分年轻人、甚至包括蓝营的年轻人都认为台湾和大陆是“一边一国”。“台独”的教科书在书写台湾历史的时候就故意抹掉唐宋元明清,直接说台湾是“清领”、“日据”、“中华民国”过来的。

但对于台湾年轻人来说,有本土意识是正常的,就像山东人爱山东,北京人爱北京,但很多时候,这种本土意识被别有用心的人强化成为“台独意识”。

其实现在的台湾年轻人对大陆的想象也和过去不一样。以前70、80年代的台湾人可能都觉得中国大陆是贫穷落后的,所以以前的两岸交流活动就是带台湾年轻人去看大陆经济上取得的成绩。可是现在的台湾80后、90后这些年轻人他们早就知道大陆经济很强,但他们对中国大陆的想象变成了中国大陆是“专制的”、“不民主不自由的”、“对台湾充满敌意”。

所以某种程度上说,未来两岸年轻人的交流应该着力让台湾的年轻人看到中国大陆是颇民主、颇自由,对台湾充满善意的。

观察者网:现在你的视频还在制作,而且影响力也越来越大,能跟我们说说你觉得视频制作遇到的最大困难是什么吗?碰到那些反感你的视频的年轻人你是什么感受?

侯汉廷:对于不喜欢我的人来说,我已经习惯他们了。在岛内很多绿营的人对我的评价主要是这几种,第一种是会呼吁说你们千万不要被侯汉廷骗了,侯汉廷是“深蓝统派”,所以反对国民党的人千万不要给侯汉廷点赞也不要分享侯汉廷的视频;第二种就是故意把我当成一个“笑话”看,比如会传播说侯汉廷这个家伙根本不红、侯汉廷是个小丑、侯汉廷的视频根本没有人看、大家要忽视他等等这样。这些情况其实我都很熟悉也很习惯了,所以这些人根本就不是我的挑战。最大的挑战还是制作经费不够(笑)、制作出来的内容不够好玩好笑。

观察者网:非常感谢你接受我们的采访,衷心祝愿你的视频制作顺利,也期待你的更多作品!

对这位“英姿挺拔器宇轩昂才高八斗为国为民,只爱宝岛不爱鬼岛的中华儿女”感兴趣的各位读者可以关注侯汉廷新浪微博。


(责任编辑:边泓旭)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