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栏目:
您现在的位置:葫芦岛广播电视网>> 新闻中心>> 图文网说>>正文内容

解密铁人王进喜“五讲”发现过程

 

 

2007年之前,人们提到的都是铁人的“三讲”、“四讲”,包括国内各大媒体之前几十年报道的也都是“四讲”,直到这一年,有个人来捐赠

铁人王进喜“五讲”发现过程

    讲进步不要忘了党

    讲本领不要忘了群众

    讲成绩不要忘了大多数

    讲缺点不要忘了自己

    讲现在不要割断历史

                             大庆油田 王进喜

                              66、10、4

  今年以来,在铁人王进喜纪念馆(铁人馆),一件文物经常引得观者驻足,尤其是各级领导干部们。这件文物,是一本《毛主席语录》。人们在这本语录里,发现了著名的铁人“五讲”手迹。

  近半个世纪过去了,铁人“五讲”仍然熠熠生辉,闪耀着铁人“大众哲人”的思想光芒。来此参观的人真切感慨:“五讲”体现了铁人的高贵品格,无论对现在、过去、未来,都具有现实意义。

  “五讲”再次被关注,尘封的往事也再度被提起。

  据了解,铁人“五讲”出世,是在2007年。在那之前41年的时间里,人们只知道“三讲”、“四讲”。

  5月30日,记者专访铁人纪念馆副馆长许俊德,听他讲述这段鲜为人知的往事,揭秘铁人“五讲”思想的诞生过程。

  历经十年,“寻回”“五讲”手迹

  2007年夏,一个三十几岁模样的人来到铁人纪念馆捐赠文物。他的这次捐赠,当时在全馆引起轰动,而后又在整个油田引起巨大反响。因为,在这本《毛主席语录》上,发现了铁人王进喜亲笔题写的“五讲”。

  捐赠者叫关彦良,是大庆油田钻探集团测井公司二分公司员工。关彦良介绍,十年前,他偶然听一位收藏界人士说,在北京的一位收藏大家那里,有一本王进喜手迹的文物。

  多年来,关彦良一直痴心收集石油方面、大庆题材的历史资料,听说这个信息后,他前后跑了十几趟,但人家就是不卖。后来事情总算有了转机,因为对方喜欢上关彦良手中的另外两件文物。关彦良忍痛割爱,将两件价值6万元的文物送给对方,又花费2万元现金,终于感动对方,将这个带有铁人手迹的语录本拿回,前后整整历经十年。

  花费高昂代价换取的这个语录本,到底是不是王进喜的手迹?这成为最关键、最迫切的问题,因为在此前的几十年间,“五讲”从未出现。

  当时,铁人馆为此成立铁人“五讲”手迹研究小组。

  许俊德打开语录本红色的封面,见扉页上方是两行字:“热烈欢迎各地来京革命师生”,下边是一个红五角星,挨着五角星的空白处是蓝色钢笔签的两个人的姓名,上方的人名是:“奴尔马木提”,然后是几个维吾尔文。五角星下方的人名是:“李光复”,“李光复”名字的下方和扉页的最下边各有一行钢笔字,分别是“北京人民文工团(前北京人民艺术剧院)”、“一九六六年九月三十日于首都剧场”。扉页翻过去,上面是铁人王进喜亲笔题写的“五讲”,字为蓝色。

  查阅各种资料,询问孙宝范等知情人士,渐渐理出一条线索:自1966年8月18日-11月,毛泽东主席在不到3个月的时间里,先后接见了1800万红卫兵。从这本《毛主席语录》扉页上的签字可以判断,“奴尔马木提”和“李光复”两位热血青年当时一定在北京,并得到了“物资管理部机关文化革命委员会”赠送的这本《毛主席语录》。

  在2004年4月7日《光明日报》上,刊登了一篇关于“李光复”的报道——《李光复:小演员终成大气候》。原来,李光复从13岁就走进北京人民艺术剧院当了演员,电视连续剧《天下第一楼》中常贵的出演者就是他。这说明,这本《毛主席语录》可能就是李光复的。

 

  1966年10月4日,19岁的李光复在首都剧场后台遇见了在此开会的铁人王进喜,并请铁人为他签名留念,铁人为他题写了“五讲”。

  寻找艺术家李光复,鉴定“真迹”

  很快,许俊德一行踏上去往北京寻找李光复的行程,几经周折,终于打听到,在北京人民艺术剧院有位叫李光复的艺术家,他已经是国家一级演员。

  41年漫漫岁月已逝,但李光复在电话里就马上确认,铁人的确给他签字写过“五讲”。

  2007年10月27日,大家终于见到了李光复,当把41年前的那个小本本递给他时,李光复激动不已。这本小“红宝书”正是他的,上面的签名和字体他再熟悉不过了。“久违的老朋友,没想到40多年后,你还能来到我的身边。”他说。

  凝视着铁人的题词,历史慢慢清晰起来。

  1966年10月4日上午,19岁的李光复正在单位上班,他的办公室在四楼,一楼的走廊连着剧场的后台。因为是演员,他经常到后台上转悠。这天,他和新疆的一位朋友奴尔马木提一起要去后台时,在一楼走廊靠近后台一边的沙发上坐着一个他熟悉的身影,那打扮、那面孔他在照片上多次见到,那是他崇拜的英雄啊!

  “铁人王进喜!”他叫出声来。两个年轻人跑过去,铁人的身边还站着几个人,他们正在交谈。铁人见有人认出他来,就“嘿嘿”一乐,准备站起身,李光复忙说:“您别动,别动!”就和奴尔马木提蹲到铁人身边攀谈起来。

  李光复对铁人说:“我过去在报道中经常听到您的事迹,在报纸上看到您的照片,没想到今天见到您本人,见到了我们敬仰的英雄,真是太高兴了!”

 

  铁人“嘿嘿”一乐,很朴实的样子。

  李光复问:“您怎么来我们这里了?”铁人说来参加一个会。具体什么会议,41年后的李光复已经记不清了。

  李光复还向铁人询问了两个问题,铁人一一回答。一个是“大庆的干打垒是怎么盖的”。李光复说,你们住得那么简陋,也太艰苦了。铁人说,为了早日拿下大油田,我们生产第一,生活第二,也就是“先生产,后生活”。

  李光复问的第二个问题是:“您当时跳泥浆池用身体搅拌泥浆,当时情况很紧急吗?”铁人说,情况很紧急,不及时制止井喷会很危险,当时只能那么做。对李光复来说,铁人跳泥浆池是英雄的壮举,但铁人说那是石油工人的职责。铁人没有说什么“奉献”啊、“为了共产主义伟大事业”啊之类拔高的语言,铁人说得朴实,这让李光复更加激动。

  奴尔马木提是柯尔克孜族,比李光复小两岁,他是李光复1965年到新疆参加自治区成立10周年庆祝活动演出时认识的,当时奴尔马木提好像是新疆艺术学校的学生。1966年,奴尔马木提到北京参加红卫兵大串联,便来到北京人民艺术剧院找李光复。奴尔马木提对铁人说:“我们新疆人民也非常喜欢您,敬佩您。”由于见到了崇拜的英雄,奴尔马木提高兴地用维吾尔语为铁人唱了一首《歌唱解放军》,唱完后,铁人高兴地鼓起掌来,并热情邀请他们到大庆油田演出。

  这时,李光复突然觉得,应该让铁人给他签名留作留念,于是就从身上掏出《毛主席语录》,请铁人签名。

  铁人当时坐的那个沙发是木头扶手,呈圆弧状弯下去,铁人就把《毛主席语录》垫在沙发扶手上写了五句话,就是这“五讲”。

  “铁人的这几句话指导我一生,尤其最后一条‘讲现在不要割断历史’,我感触最深。我们的时代前进了41年,改革开放了,社会发展了,我们的经济大踏步前进,也走到世界的前列了,人民的生活水平都改善了,国家的社会地位也提高了,但是我们的思想,我们的信仰,我们的信念,我觉得不能割断……我觉得铁人王进喜虽然是一个普通的工人,我不知道他读过多少书,但仅从他的话语和他的境界来说,确实是一个哲学家……咱们的时代过去了将近半个世纪,他这种历史的前瞻性,在今天得到了印证,并一直指导我们,而且我们以后还会受用……”

  李光复说,后来他还把铁人的“五讲”题赠给好几位朋友,勉励朋友好好学习,不断进步。

  由于认识了铁人王进喜,李光复从此更加关注大庆油田,关注铁人的消息,也更加向往大庆油田。“文革”结束后,北京人民艺术剧院创作的第一部话剧《丹心谱》陆续在全国上演,李光复随剧团来大庆参加演出,想起了铁人给他题写的“五讲”,但那本《毛主席语录》不知什么时候弄丢了,这让他非常遗憾。

 

许俊德与李光复合影留念。

   从“三讲”到“五讲”:铁人思想成熟的历程

  铁人“五讲”手迹展出后,立即引起强烈反响。大庆油田老领导张轰对铁人的“五讲”推崇备至,认为铁人讲得好,有哲理。他专门让人把铁人“五讲”打印出许多份,见到朋友就赠送一份,并大力宣讲。

  “五讲”体现了铁人的高贵品格,闪烁着铁人思想的光芒。许俊德在诠释铁人“五讲”时说:追根溯源,铁人思想的日臻成熟是有迹可寻的。会战一开始,铁人就喊出了“有条件要上,没有条件创造条件也要上”等豪言壮语。

  铁人讲这些话时是钻井队长,而铁人说出“五讲”时,已经成长为油田的一名领导干部。

  1964年初,全国掀起学大庆热潮。为保持清醒头脑,大庆会战工委及时号召全油田干部职工开展了“全国学大庆,大庆怎么办?”的大讨论。

  当年12月,铁人在北京出席三届一次人代会时被邀请参加了毛主席71岁的生日晚宴,毛主席在宴会上和劳模们交谈时,希望他们“不要翘尾巴,要夹着尾巴做人。”

  王进喜始终牢记毛主席的话,更加谦虚谨慎。他曾在笔记本上写道:“讲成绩不要忘了党,讲职工不要忘了大多数,讲缺点不要忘了自己。”这是铁人最早提出“三讲”。

  1966年10月1日在北京天安门城楼观礼时,他应一位代表的请求,题写了“四讲”,即“五讲”中的前四讲。

  同年10月4日,在北京人民艺术剧院,他给演员李光复签名时,题写了“五讲”。铁人的“五讲”思想逐步完善升华。

  “五讲”思想和铁人会战时的思想一脉相承,既体现了铁人思想的延续性,同时可看出铁人思考的角度更高了,思考的深度更进了一步。

 

 

 


(责任编辑:王振林)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